《乡村神医》

沙莎确实被那天的大头朝下给弄怕了,急忙叫喊起来:“别别别,我说……我说还不行吗!”
“说了就饶了你。”张凡一笑,轻轻一抛,把她抛到沙发上。
举重若轻。沙莎百十来斤重的身体,被张凡玩于手掌之间,举起抛下,像玩一只小兔子。
第一次被男人如此折腾,沙莎倒是感到挺新鲜刺激,把身子横亘在沙发上,娇声答道:“我是身不由己呀!”
“为什么身不由己?你难道己经被碎石完全控制了?”
沙莎脸色蒙上一层阴霾。
原来,沙莎毕业后跟男友前往米国,两人在一起过了半年,男友便被家族召唤回国打理家族企业,一脚把沙莎踹了。
沙莎没有米国身份,越混越难,回国又不甘心。
正在这时,有人找上门来,邀请她加入碎石公司公关部,答应半年内让她得到米国身份,还有高薪……而她这次回国,她的任务就是接近张凡。
“接近我?为什么?我听着好奇怪呀。”
“碎石希望在省内几座大城市开十几家咖啡轻饮料店,但是,星八壳公司也在与省里密切联系,双方都在竞标。所以,碎石便想通过张凡,来打通黄省长这道关口,把省里的市场拿下来。”
“去!这么卑鄙!米国的公司也学会这套了!”张凡鄙夷地说。他此前以为国外的公司都很遵守市场规矩呢?原来也是这样不择手段地污。
“不是他们学会了,而是在商业运作这方面,米国公司一直是祖师爷。”
也是。
米国的资本商业运作几百年了,而我大华国是刚刚起步呀。
不服不行。
还是米国人玩得精!
“你回去告诉你的主子,本村医没那闲心管他们的屁事!”张凡边说边站了起来。
“张先生,你……难道非要跟钱结仇?只要你给肯答应办这件事,碎石出这个数!”
沙莎伸出三根指头。
“三百万?”
“对,三百万。而且,在江清市一家碎石分店,你可以占有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哈哈,条件很诱人。”
“就是么,碎石出手相当大方。”沙莎得意地道。
“不过,本村医没那么大的本事。”
“没本事?你不要瞒我。碎石在华国,渗透多年,关系网极密。他们知道你和省长夫人段小茵的一切来往!”
“段小茵?”张凡一惊。
他和段小茵的来往并不多,圈内人都不知道,这个碎石公司怎么会了解到?
“以你和段小茵的关系,以黄省长对段夫人的百依百顺,这件事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这话一出,张凡差点跪了!
不寒而栗!
细思极恐!
这些外国公司,真是服了他们了。
把工作做到了大华国的内部。
比大华国的不良商人还恶心。
不过,他们越是这样,张凡越是不能屈服!
这是大华国的地盘,怎么能允许你们米国人来玩得风生水起?
我张凡没事不惹事,遇事不怕事,后退,不是本村医的性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