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神医》

过了好大一会儿,欧阳阑珊渐渐被古元真气贯满全身,经脉里气血顺畅,神志懒怠,舒服透顶,昏昏欲睡。
她半闭秀眼,睫毛轻闪,伸手拉住张凡的手,以自己双手中握着,柔柔绵音情切切:“小凡,小凡,求求你,你别走,就这样看着我,我太累了,让我睡一会儿。”
“珊姐,我不走,我陪着你。”
渐渐地,欧阳阑珊轻轻打起了鼾声。
张凡看着她美丽的脸庞,禁不住一阵怜爱,低头轻轻吻了一下,然后默默地爬上床,合衣躺下,伸手把她揽在怀里,一会儿功夫,便进入梦乡。
早晨,张凡醒来时,欧阳阑珊已经不在身边。
“珊姐!”张凡喊了一声。
“来啦!”欧阳阑珊应了一声。
接着,卧室的门开了。
欧阳阑珊身穿睡衣,双手端着热腾腾的早餐,含笑走进来。
“来来,我给你熬的莲子粥,里面放了北美白蜂蜜,味道好极了!”
她轻盈地笑着,眯眼打量张凡。
“你瞅我干什么?”张凡一边喝着粥,一边抬头问。
“我奇怪,你昨天夜里在我床上睡了一夜,碰也没碰我一下,你真是柳下惠?要么,就是我老了,没吸引力了?”
她几分耶揄,几分哀怨地笑着。
张凡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昨天太累、太紧张,还有在酒店里跟沙莎已经有过一场战斗……
“珊姐,”张凡内心尴尬,便故意把话题引开,“我今天再去找沙莎,不行的话,我跟碎石的人直接见个面,大家谈谈条件。”
“那好吧。”欧阳阑珊对此事六神无主,只好听张凡的。
吃完早餐,张凡便给沙莎打电话。
一连打了几次,没人接。
“是不是她没睡醒呢?”
欧阳阑珊有几分担忧地道。
她心里清楚:如果沙莎避而不见张凡,那就说明碎石公司要摊牌了,她欧阳阑珊就危险了!
张凡内心也闪过一种不祥之兆!
沙莎……
“不行,我得马上去她酒店看看。”
张凡说着,穿上衣服,便离开了房间。
十向分钟后,张凡来到沙莎下榻的的酒店房间门口。
“当!”张凡刚刚敲了一下门,门就默然打开了。
“怎么是你!”张凡失声叫道。
门里,出现的不是沙莎,而是沙莎的保镖领班。
领班一脸霜气,像是斗败的公鸡。
张凡进到房间,四下打量一下,急问:“沙莎呢?她人呢?”
领班抱头不语。
张凡狠狠揪住他,摇晃着大声问道:“快说!沙莎去哪里了?”
“她……”
“她怎么了?”
“她被碎石的人叫走了!”
“你为什么没跟去?你不是碎石派给沙莎的保镖吗?”
“我们六个保镖,五个是碎石派来的,我是沙莎自己雇的。所以,他们碎石不信任我,不让我跟沙莎去见他们。”
“他们叫沙莎去,有什么特殊的目的?”
“我猜想,肯定是为了那张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