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jzxdzn.cn

谈论功行赏

论功行赏是指按功劳大小给予奖赏。《三国志.顾谭传》中说:“时论功行赏;以为驻敌之功大;退敌之功小。”
  古往今来,一般说来,论功行赏大多指的是军功。如三国时期刘备手下大将魏延因“数有战功,迁牙门将军”。后来刘备提拔魏延“为督汉中镇远将军,领汉中太守”,刘备曾问魏延如何对付曹兵,魏延回答说:“若曹操举天下而来,请为大王拒之;偏将十万之众至,请为大王吞之。”可见魏延之气魄,后来魏延与魏后将军费瑶、雍州剌史郭淮大战于阳溪,“延大破淮等,迁为前军师、征西大将军,假节,进封南郑侯”。
  晚清时,太平军兴起,清政府的正规军—八旗和绿营已经不堪使用,旗绿诸将畏敌如虎,或望风而逃,或临敌即溃,在这种情况下,曾国藩凭着一手训练出来的湘军,竟然抵挡住了风头正劲的太平军西征军,并一举杀出两湖,最后剿灭了太平天国,凭着这一盖世之功,朝廷封曾国藩为一等毅勇侯,加太子太傅,赏双眼花翎。
  可见,在旧时只有立下大的军功,君主才会给功臣加官进爵,进行赏赐。
  即便是进入现代社会,国家也会根据军人在战争时期的表现给予不同的奖励。
  新中国建立后,1955年军队实行的军衔制就是论功行赏的一种表现形式。元帅、大将、上将、中将、少将等的评定按照军人们在革命战争中资历、所作出的贡献来决定的。由于评衔不可能象称秤一样那么精准,所以就会出现有些人虽然资历相当、贡献相当,但结果却不相同,有的人评上了中将,有的人就可能只评为少将。很多人因争名、争利、争军衔而闹情绪,甚至哭鼻子;在他们眼里,肩膀上金星的多少至关重要。而曾任冀中军区司令员的孙毅按其资历应评为上将,但他淡泊名利,他向党中央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我只有从劳之苦而乏建树之功,在评衔时要宁低勿高,授我少将军衔足矣。我投身革命不是为了升高官,要俸禄。”象孙毅这样想得开的人并不多。四野的名将钟伟和平级的人至少是中将,而他却被评为少将,气得他直骂娘。所以,□□东戏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评衔时。”
  这些人之所以看重军衔的高低,是因为军衔的高低不仅仅是待遇的不同,而是对贡献大小的一种肯定。贡献大,未得到奖赏毕竟是有失公允的。
  进入和平时期,战争少了不少,想通过立下军功获得高升,机会是很少的。
  79年自卫反击战,杨得志因为指挥有方而荣升为总参谋长,就是对其战功的首肯。
  那位在扑灭大兴安岭森林大火中立下大功的大胡子师长本已到了退役年龄,可是因为贡献大,晋升为少将。
  即便是在国外,也是论功行赏的。

当前网址:http://www.jzxdzn.cn/youmeisanwen/1388.html